关灯
护眼
字体:

1007.番外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福州闹市区车马喧喧。一个妇人脚边放着一个大包袱,茫然立在街口足有五分钟。路边有家可可茶铺子,临街窗口坐了位三十多岁、穿明黄色汉服的少奶奶,妆容华贵,身后立着两个穿军服的护卫。少妇吩咐一人去喊左近的警察。不多时警察来了,询问妇人可需要帮忙。妇人摇摇头,四面张望片刻,拎着包袱往可可茶铺子而来。

    服务员朗声道“欢迎光临”。妇人有几分怯生生,行了个万福道:“姑娘,烦劳打听个事。”

    服务员含笑道:“您请说。”

    妇人取出一张照片问道:“姑娘可见此人么?”

    服务员看了看,摇头道:“没见过。”

    妇人并未失望,又行了个万福:“打扰了。”

    “没关系。欢迎下次光临。”

    妇人正欲撤身离去,眼睛往铺子里扫了一眼,忽然目光一滞。她瞧见了窗边那位少奶奶。犹豫片刻,走过去弯腰万福。少奶奶也立起来回了个万福。“大姐你好。有事么?”

    妇人壮着胆子道:“少奶奶,我……我想打听个人。”

    “哦,何人?”

    妇人取出照片递了过去:“我瞧少奶奶穿的这料子是江宁制造厂的缂丝花样儿,定是贵人,保不齐认得他。”

    少奶奶接过照片,眼神微动。妇人一眼不错盯着她,看得分明,不觉露出欣喜之色。少奶奶思忖片刻问道:“这男人是你什么人?”

    “我表哥!”妇人脱口而出。旋即又讪讪的道,“是……我恩人。”

    少奶奶交回照片道:“很遗憾,我不能告诉你他的情况。”

    妇人急问:“他可还活着?”

    少奶奶含笑道:“活着,活得不错。”

    “可有自由么?”

    少奶奶一愣,旋即笑道:“极自由。”妇人显见不大相信。

    少奶奶遂请她坐下,让服务员给她来杯热可可茶。妇人轻叹一声,诉说起来。

    原来她姓许,本是先越国定国公甄藏珠的小妾。然甄藏珠并未当真把她当妾室。只因许氏长得像他亡妻、又见许氏在夫家过得艰难,救她一救。越国立国后,甄藏珠说越王定会替自己指定正妻,遂改称许氏为表妹、安置她离去。不想后来越王倒是一直捏在甄藏珠手里,也并未命他娶重臣之女。许氏心里又悄然活络。

    好容易等到越国灭吴入联邦,后来干脆废了王室。许氏本以为自己可以与甄藏珠破镜重圆,暗自欢喜。不曾想等来等去,甄藏珠竟忽然失踪了!她去甄藏珠妹子家打听,那姑奶奶只说“朝廷另有重用”,不肯多告诉一个字。许氏岂能罢休?使尽了法子探究。前些日子终于得知,逢年过节都有要紧亲眷从福州送来极厚重的年礼、甄姑奶奶亦打点极重的年礼送回福州。许氏在甄家多年,知道他们家压根没有亲戚在福建。遂心头一动:莫不是甄藏珠?遂打了个包袱、从甄家偷了张甄藏珠的照片,找人来了。

    这少奶奶听罢,呆了脸不知说什么好。斟酌良久,摇头道:“借口这东西,有时候不能作假。”乃看着许氏道,“许女士,我想问你。是谁告诉你你长得像甄藏珠亡妻的?”

    许氏立时道:“他自己。”

    “他是亲口对你说的、还是对别人说的。”

    许氏怔了许久道:“他……在公堂上说的。”

    少奶奶踌躇道:“我还是跟你说实话吧。甄藏珠在公堂上所言,是扯谎。他不过是想救个人罢了,随口掰了那由头。他委实有个亡妻,也委实死过儿子。但你与他亡妻毫无相似之处。事实上那也不是他亡妻,不过是选去配种的宫女,二人没有感情。甄藏珠并不懂得女人的心思,也想不到你会误会,故此他完全没概念应当早早跟你解释明白。他在去吴国之前就有喜欢的女人了。”

    许氏愣了。半晌,她喃喃道:“去吴国之前……我听人猜测议论,说他可能是燕国的细作。”

    “正是。”少奶奶点头道,“他也不叫甄藏珠,那位甄四奶奶亦不是他的亲眷。真的甄藏珠早死了,他不过借尸还魂、用了人家的身份。后来他差事完成,便找心上人去了。”

    许氏眼圈子早红了。忍了会子,忽然拿帕子掩住脸轻声呜咽。少奶奶十分感慨,也唯有在旁坐着。良久,许氏拭泪道:“我本没想着能找着他,不过是试试看罢了。”

    少奶奶道:“你既来了,我通知他见见你、当面说清楚,可好?”

    许氏摇头道:“不必。打从甄大人救了我,我也不知给他添了多少麻烦。何苦来给他夫人惹不痛快。烦劳少奶奶只当没见过我。我这就回去。今后初一十五佛前进香,求他们保佑甄大人甄太太长命百岁。”

    少奶奶微微皱眉:“真的不见?”

    许氏又拭泪:“不见了。”过了会子她幽幽的道,“能让甄大人惦记多年不变心的,定是位绝世美人。我算什么。”

    少奶奶道:“他媳妇儿……倒算不得美人,单论模样儿还比不得你。”许氏一愣。少奶奶道,“男女之情,模样未必是最要紧的。”

    许氏呆若木鸡,且呆的比之前几回都久。少奶奶只坐着吃可可茶。足过了有一炷香的功夫,许氏眼中滚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子来。“模样不如我,我还跟甄大人处了那么久……”

    少奶奶道:“有时候感情会讲先来后来。一个人心里进去了另一个人,旁人便进不去了。”

    许氏抹干净眼泪,强笑道:“是我运气不好,比人家晚。多谢少奶奶。”乃站起来行礼告辞,又说,“少奶奶可能告诉我……他本姓什么?”

    少奶奶道:“知道这个与你何用?不若只将他当作死去的表兄。你这么年轻,过两年还能再找个人好成亲。”

    许氏又掉下泪来,点头道:“很是。他的姓氏本不与我相干。”遂又福了一福,转身走了。

    少奶奶目送她出了铺子、背着包袱小步而去,轻叹道:“有时候……也不顾先后顺序啊。”

    此时,隔壁座坐着的一名女子站起来,走到她桌前。这女人穿了套绣金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