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6.番外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年轻的警察走入牢房,无奈道:“你说的那位级别太高,不好找。”

    犯人道:“另一位呢?”

    “另一位压根不许打听。”警察道,“你都认识了些什么人啊。还有没有?”

    “有。”犯人道,“皇上贾琮。”

    警察瞪了他一眼:“我实是信了你才帮你找证人的。”

    犯人道:“我真的认识当今圣人。且我会干这些事本也是他出的主意。”警察实在不想相信他,偏又忍不住信了!神色纠结。犯人翻了翻眼皮子道,“还有一个,云南省长沈钊的女儿沈之默,她记性极好。只是大约也不大好找。”

    警察呆了半日道:“行行,我上辈子欠了你的。我替你找去。”

    犯人道:“你走合法流程不就行了?一个要紧的案子需要一个宦官子弟做证人有那么难么?”

    “站着说话不腰疼。”警察没好气道,“这几个都不是闲人。寻常流程等排到他们看到这消息,你已经定罪了。”

    犯人笑呵呵道:“辛苦你了涂警官!你真是人民的好警察。”

    人民的好警察不好当。涂警官回到家中,头疼不已。他老子看他愁眉苦脸的,遂问可是差事上不顺。涂警官长叹一声。

    原来前些日子他们局里破了一个贩卖孩童的案子。涂警官是个刚分来的学生崽子,被派去做笔录。犯人当中有一个说他不是罪犯,碰巧也在追查这起案子、让警察撞上了。这会子举国身份证尚未做完,许多地方还在用路引子。警察从此人身上搜出了一大摞各诸侯国的路引子,名字籍贯身份各异。主审的还会信他么?并其余人贩子也都说他是去买孩子的。买卖人口皆是重罪,他遂也没的跑。

    偏涂警官莫名觉得,此人说话虽离奇、竟十分可信。乃细问了他两次。这位说有人能证明他的清白。一位叫柳庄、认得先齐国贾氏马行总号的大掌柜;一位是柳庄的叔叔,名字不知,人称柳小七。涂警官亲自跑了一趟山东,费了许多力气依然两手空空。柳庄级别太高太难找,柳小七身份特殊不许问。方才他又去见犯人,问还有别的证人没有。那位提了两个,一个是省长千金,一个是当今皇帝。

    涂警官之父思忖道:“若是如此,保不齐他没撒谎儿。”

    涂警官眼神一亮:“爹,你也觉得他没撒谎啊!队里的老大哥们都当我是个笑话。”

    他父亲将他招至近前低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许告诉你母亲。”涂警官使劲儿点头。他父亲道,“我年轻时暗恋过当今皇后。”

    涂警官打了个哆嗦:“爹,您老开玩笑!”

    他父亲叹道:“可惜那时候你已经六七岁了。”说罢神游天外。

    涂警官看他爹实在不像是扯谎,龇牙道:“纵没有我您老也没机会啊……”

    “可不是。”他父亲笑道,“皇后哪里是我区区一个小吏能惦记的。皇上还吃醋了。”乃悠悠一叹,“那会子,皇后穿着一身官袍跟个神仙似的,实在耀眼。”

    涂警官眨巴眼道:“皇后做什么呢?”

    “查封了一整条朱紫街。”他父亲喜滋滋道,“头一家便查的雏龙斋,皇后还寻我打听来着。”

    涂警官立时道:“可是查封谢鲸家的铺子?”

    “对对!”他父亲道,“真真无法无天。你们是想不出来那时候他们家的物件贵到什么份上、质量差到什么份上。不用他们家的东西连考场都进不去。”

    “我看过县志!”涂警官道,“写得挺详细的。皇后扮作锦衣卫吓唬几句,雏龙斋的掌柜就乖乖把账册子交出去了。”

    “没错没错!账册子封皮儿竟是史记!”

    涂警官拍掌:“爹!您在现场?您老见证历史啊!”

    他父亲得意道:“岂止,我还告诉皇后那铺子是怎么回事,亲历历史。”

    “难不成县志上写的那个秀才就是你?”

    他父亲捋了捋胡须:“就是我。”

    涂警官竖起大拇指:“爹,够运气!我要想亲眼看皇后一眼,起码得拿个全国十佳警员吧。”

    他父亲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生努力。”乃想了想道,“我给苏省长打个电话,问问他能有法子不。”

    涂警官撇嘴道:“您老说了一万遍不许仗你的势、不许让人知道我是涂耀祖的儿子。这可是您老自己做的,我可没求您。”

    他父亲不搭理他,拿起电话问道:“那犯人叫什么?”

    “娄金桥。娄昭的娄,金子做的桥。”

    没过多久,这个叫娄金桥的“人贩子”便被京里头派专车提走了,进京次日入皇宫。

    贾琮一瞧见娄金桥便笑:“好土啊!娄大侠何时便得这么土了。”

    娄金桥本有几分忐忑,见状已立时飞散。笑道:“如今的人贩子不是人牙子了,躲躲闪闪的。不土些如何能混的进去?”他见屋里还有一个人,忍不住看了两眼。

    贾琮指道:“这是我五叔贾敘。”

    娄金桥赶忙行礼:“昭王千岁。”

    贾敘含笑道:“久仰娄大侠之名。”

    贾琮遂问娄金桥这些年如何。原来自打贾琮他们离开齐国,娄金桥本想先护送蒋净哥去外洋再回来办自己的事。不想那孩子一病死了,他便没了挂念。遂返回吴国细查害死他恩人之子的还有何人,一一暗中除去,而后又杀了许多拐子和人牙子。举国废奴后,人市转入地下。娄金桥便接着对付人贩子。这回当真是个巧合,他找到人贩子、警察也找到了。偏他不方便悉数对警察说实话——因为他早先私自杀死了不少人贩子。正愁难以脱身呢,遇上了涂警官。

    贾敘听罢点头道:“这小伙子不错。”

    贾琮笑问:“你杀的拐子够数了么?”

    娄金桥道:“不知道。起先还数了数,后来便忘了数了。”

    贾琮乃正色道:“这回请你来,是有件要紧事想跟你商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