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2章 大结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辰乾帝以雷霆之势公布了窦章的十大罪状。

    他虽然平日里看上去对窦章言听计从,但早已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多方势力,圣旨一下,立马让锦衣卫抄了窦家,并将窦章及窦府一干人等投入了牢中。

    窦章猝不及防,毫无招架之力,以往的势力早被辰乾帝暗中瓦解,如今更是树倒猢狲散。他在阴冷的牢中后悔懊恼不已,只恨自己没早日看清萧梓琝的狼子野心,还当他是个绵软没有主见的,这才放心地扶持他上了位,谁能想到他反过来就是一口?

    悔则悔已,事到如今,窦家早已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只是不知萧梓琝会不会对皇后下手?

    此时的翠微殿。

    窦晴漪怒气冲冲地在殿内走来走去,满脸阴鸷,显然心情极度恶劣。

    她看一眼殿外重重把守的羽林军,气愤不已,阴着脸朝外走。

    刚走到殿门口,两把剑便拦在了她的面前,拿剑的羽林军看着她冷冰冰道,“太后娘娘,皇上吩咐过了,您暂时不能出翠微殿。”

    “放肆!”窦晴漪怒喝道,“皇上这是想做什么?这是想软禁哀家吗?”

    守门的羽林军面色未变,神情自若道,“末将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太后娘娘谅解。”手中的剑丝毫没有放松。

    窦晴漪看着那明晃晃的剑刃,不敢硬闯,只得恶狠狠瞪了那两人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折了回去。

    “真是岂有此理。”她气呼呼坐在椅子上,气得一拍茶几,高声怒喝道,“萧梓琝这个白眼狼!竟然过河拆桥!”

    “娘娘……”璇玑犹疑了一下,小声提醒道。现在太子已经成了皇上了,娘娘再怎么咒骂也无事于补,落在有心人耳朵里,反倒会落人话柄。娘娘一向是再谨慎不过的人,看来今日确实是乱了分寸了。

    窦晴漪瞪了璇玑一眼,但也知道她出声提醒也是为自己好。何况她现在可用之人已经不多了,若再失了璇玑这个助力,那可真就是众叛亲离了。

    想到这,她不得不收敛了自己脸上的怒气,看着璇玑勉强笑笑道,“是哀家失了分寸。”

    她故作和善地拍拍璇玑的手,“璇玑,这些年可多亏了你在哀家身边啊……”

    璇玑心中一凛,不知道皇后想同她说什么,只得含含糊糊笑着应了声。

    窦晴漪见她面有异色,知道她心里打着小九九,换作平日早就毫不客气地斥责了过去,可今日不同于往昔,她只能压下自己的傲气,继续和颜悦色道,“璇玑,你跟着哀家多年,如今是非常时刻,你可不要生了别的想法啊。”虽然语气和善,但话语中还是隐隐透出了威胁之意。

    璇玑慌忙跪倒在地,急急表着衷心,“奴婢断不敢生出背主之心,请娘娘明鉴。”

    见她面色恳切,窦晴漪这才满意了些,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语重心长道,“哀家明白,哀家日后定不会亏待你的。”

    璇玑诺诺应了,心中却漫上一阵忧伤。

    如今窦家失势,娘娘现在显然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将来会怎样,怕是她自己也没有底吧。可是自己这些年已经同娘娘紧紧绑在一块了,继续衷心于她,也许还能有一条活路,要是胆敢背叛,就凭她这些年替娘娘做的那些事,也够她死一千次一万次了。

    璇玑是个聪明人,迅速在心中权衡好了利弊,脸上愈发显出感恩戴德的神情来。

    两人刚说完,门外便传来内侍尖利的通传声,“皇上驾到!”

    窦晴漪拉着璇玑的手一紧,忙不迭问道,“璇玑,哀家的妆容衣饰可有不妥的地方?”她如今已处在下风,不能在气势上再输了人去。

    璇玑忍住手上的痛意,替窦晴漪整理了一番。

    刚整理好,萧梓琝便从殿外走了进来。

    他一袭明黄龙袍,头戴玉冠,腰细白玉带,显得意气风发,风姿翩然。与之相比,窦晴漪便有些疲态遍生了。

    璇玑安静地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窦晴漪心中有气,冷冷地坐在椅子上,也不迎上前去,也不开口,甚至连看都不看萧梓琝一眼。

    萧梓琝看她一眼,也不恼,径直走到窦晴漪面前,打量了她几眼,“太后娘娘别来无恙?”

    窦晴漪费了很大劲才压下心中想破口大骂的冲动,喑哑着嗓子道,“皇上,您这是什么意思?外头派那么多人守着哀家,这是要将哀家软禁起来?”

    萧梓琝不急不缓道,“窦家涉案累累,太后娘娘身为窦氏女,难道还以为自己能脱得了干系?娘娘如今还能住在这翠微殿,已经是看在您太后的身份上了。”

    “你……”窦晴漪气急,指着萧梓琝大骂道,“萧梓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萧梓琝不以为意地笑笑,看着窦晴漪道,“太后娘娘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否则您的罪状上可又要添上一条触犯天威的条目了。”

    窦晴漪哪能甘心,见萧梓琝说翻脸就翻脸,原本还抱有的一丝希望顿时荡然无存,恶狠狠道,“萧梓琝,若没有我窦家,你以为你能坐上皇上的宝座?”

    萧梓琝的脸色沉了沉,“娘娘在后宫中待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曾学会谨言慎行这四字?还是说,你一直便是这般张狂的,张狂到,竟然敢对父皇下手?!”

    窦晴漪闻言一惊,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用手撑着桌案,勉强让自己挺直了腰身,瞪大了眼睛强作镇定道,“哀家不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

    面上虽然还算镇定,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

    莫非萧梓琝发现了什么端倪?不会的,她宽慰自己道,明熙帝早已下葬,就算是有什么怀疑也没有证据了,想到这里,底气又足了起来,紧紧凝视着萧梓琝的面部神情。

    萧梓琝看着她这副死不悔改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起来,“怎么,在太后娘娘心里,朕便是这么好愚弄的?”他说到这里,脸色一沉,语气陡然变得森冷起来,“难道你以为,在父皇的药中下了慢性毒药,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驾崩,再等到父皇下葬便能万事大吉了么?朕告诉你,早在父皇下葬之前,朕就请太医替父皇仔细检查过了,他的确是被人毒害的。父皇生病期间,除了你,没有人近过他的身,怎么,太后娘娘还想抵赖?”

    窦晴漪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便曝光了,心中惊恐不已,刹那间脑中一片空白。

    她深吸一口气,勉强镇定下来,看着面前的萧梓琝,脑中飞快地想着主意。目前看来,自己只有抵死不认这一条路了,否则,谋杀皇上,那可是大罪!

    她眉眼一垮,装出一副泫泪欲滴的样子来,连声喊冤道,“皇上,哀家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行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啊。”

    萧梓琝冷哼一声,“太后娘娘不要再装腔作势了,王力已经全都招认了。”

    王力是窦晴漪在太医院的心腹,就是他在梁晓音生产时动了手脚,也是他给窦晴漪配的毒杀明熙帝的慢性毒药。

    一听萧梓琝说出王力的名字,窦晴漪脑中一懵,只余一个念头,完了,自己真的是完了。

    她手一松,浑身绵软,瘫倒在地。

    萧梓琝厌弃地看了她一眼,“娘娘别倒得太早,还有一人还有话要问你。”说着,再不看窦晴漪,负手走出了殿中。

    窦晴漪像一滩烂泥一样跌倒在地,璇玑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愣在原地,一时竟也忘了上来扶她。

    过了一会,又有沉缓的脚步声传来。

    窦晴漪心如死灰,甚至都不想抬头看来人一眼,直到下垂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金线绣云纹的黑靴,她才恍惚抬头看向来人。

    是萧煜。

    她眨了眨空洞无神的眼神,声音冰冷不含一丝情感,“你来做什么?”

    萧煜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前几日是你派人去刺杀明珠郡主的?”

    窦晴漪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萧煜说的什么事,自嘲地笑笑,“是哀家又如何?”

    萧煜眸色冷了冷,寒若冰霜地吐出两个字,“理由。”侯夫人和溶月现在明显不是窦晴漪应该最先考虑的敌人,为何她还要劳师动众地派这么多人去刺杀溶月,她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窦晴漪盯着他看了一瞬,突然得意地笑了开来,越笑越大声,到最后,竟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想知道?哀家就偏不告诉你!憎恨那小贱人的可不止哀家一人,哀家死了,自然还有人继续对付她,哀家倒要看看,她能命大到什么时候!”

    窦晴漪话音刚落,便觉得喉咙一紧,有只坚硬冰冷的手掐上了她的脖子,让她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说不说?!”萧煜手下一用力,冰冷地目光看着窦晴漪。

    窦晴漪艰难地喘着气,心中却是畅快无比,得意洋洋地盯着萧煜道,“你掐死哀家好了,反正哀家也活不了多久了,临时之前还能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闲王如此愤怒,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萧煜盯了她一瞬,突然松开了手。

    他站起来背对着窦晴漪,语声却愈发冻人起来,“你可知,弑君,是诛九族的大罪。”

    “那又如何?”窦晴漪不以为意道,“反正萧梓琝也不打算放过窦家了。再多我这一条罪状又如何?”

    萧煜冷笑一声,“你连姝玥的生死也不管了?”

    窦晴漪面上一僵,身子开始发冷。

    萧煜接着道,“相信你现在也该了解,梓琝的性格,并不如你想得那般。你说,他会不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窦晴漪心中愈发惴惴起来。

    萧梓琝心思太过深沉,所以她才会被骗得这么彻底。她是真的不敢保证,窦家亡后,萧梓琝不会对姝玥下手。

    想到这,她终于害怕起来。

    萧煜转过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告诉本王理由,本王可以保下姝玥。”

    窦晴漪紧紧盯着萧煜的表情,似乎在斟酌着什么,半晌,她终于开了口,眼神中已不复方才的猖狂,而是满满的疲色,“哀家希望王爷能说到做到。”

    “你虽然狠毒,姝玥却是无辜的。”萧煜冷冷道。

    得了他的保证,窦晴漪缓缓吐尽胸中的浊气,低沉着嗓音道,“萧姝瑶替我解决梁晓音,哀家替她解决溶月。”

    听到窦晴漪这话,萧煜的脸色愈发阴沉起来,眼中闪过一闪即逝的杀意。

    他看了窦晴漪一瞬,确认她说的的确是真话。

    “本王会信守承诺的。”他冷冰冰吐出一句话后,大踏步转身出了翠微殿。

    看着他的身影出了殿外,不知为何,窦晴漪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她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唤璇玑,自己拍拍衣裙上的灰尘,从容不迫地坐到了上首的椅子,双手交握,从容不迫地等待起来。

    璇玑看着她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本想上前,可看着窦晴漪凛然不可侵犯的面容,还是默默收回了脚步。

    很快,她便明白了窦晴漪在等什么。

    大殿的入口处出现了一个红衣内侍,璇玑认得这内侍,是方才跟在辰乾帝身后的内侍,似乎是皇上跟前新近得用的公公。

    那内侍手中端着个红木托盘,托盘中放着一个白玉酒杯。

    璇玑心下一惊。

    她在宫中沉浮了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毒酒一杯。

    皇上这是要赐死太后娘娘了。

    先皇被太后毒害一事数宫闱秘辛,皇上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处置太后娘娘,只能一杯毒酒赐死,再找个别的理由遮掩过去。

    一想到这,璇玑不由全身发冷起来。

    看来,知晓这个秘密的自己,也活不长久了。

    红衣内侍行到窦晴漪跟前,皮笑肉不笑道,“太后娘娘,皇上赐娘娘御酒一杯,娘娘,请吧。”

    窦晴漪盯着那猩红的酒液,没有说话。

    红衣内侍只得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

    窦晴漪这才伸出手端起那酒盏,顿了一顿,仰头喝了下去。

    一杯酒下肚,毒性很快发作。只听见“啪嗒”一声,窦晴漪端住酒盏的手一松,白玉酒盏掉落在地,碎成了几瓣。

    窦晴漪要强一世,争了一世,最后却以这样悄无声息的方式死去。

    建朔元年四月初九,皇太后窦晴漪因明熙帝驾崩忧伤过度,最终撒手人寰。

    窦章罪行累累,证据确凿,被判死刑。

    窦家也彻底败落。

    萧煜没有瞒溶月,将当日窦晴漪所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转告给了溶月。

    他本想自己结果了萧姝瑶的,但想想,溶月是当事人,她应该有完全的知情权。若她需要自己,自己便替她解决了这些宵小之辈,若是她想自己解决,那自己便无条件支持她。

    溶月听完萧煜的话,面色沉了下来。

    她本念在萧姝瑶是萧煜侄女的份上,不想同她太过计较,没想到萧姝瑶愈发变本加厉起来,既然如此,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她既然这般饥渴这般不知廉耻,自己便让她好好尝尝男人的滋味!

    溶月抬起头看向萧煜,“阿煜,我怎么对待萧姝瑶,你都不会有意见么?”

    萧煜笑,“阿芜,你尽管放手去做便是,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他答得爽快,溶月不禁起了玩闹之心,“我若想放火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