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2章 大结局(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放火呢?”

    “我帮你点火。”

    “我若想杀人呢?”

    “我帮你递刀。”

    溶月捶了锤他的胸膛,“越来越贫嘴了。”她靠在萧煜温暖的怀中,心中已有了主意。

    是夜,两条黑影在夜色的掩护下朝着萧姝瑶居住的宫殿奔去,很快,他们又扛着一个大麻袋出来了,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萧姝瑶觉得自己这一觉,似乎睡得格外漫长。

    等到她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眼皮似有千斤重,怎么睁也睁不开,鼻端飘来阵阵酸腐味,刺得她不住地皱着眉头,身下似乎也硬硬的,硌得她难受得紧。

    萧姝瑶敏感地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费力睁开眼睛,等到眼前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却不由愣住了。

    她……这是在什么地方?

    入目是一间窄小破败的屋子,屋子里只有一张掉了漆的桌子,还有自己身下这张硬邦邦的床。

    萧姝瑶以为自己在做梦,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却是钻心地疼。

    不是做梦?那自己这是在哪里?

    她抬起手一瞧,发现身上柔软的绸缎里衣不知何时被换成了粗糙的麻布衫,硌得她娇嫩的肌肤生疼。

    萧姝瑶浑身一抖,蓦然升起一股没来由的惊恐来。

    “来人啊!来人啊!”她不禁扯开嗓子大叫。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宫女,而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头上横七竖八地插着好几朵艳红的花,脸上浓妆艳抹,隔着老远,萧姝瑶便能闻到她身上廉价的脂粉味来。

    萧姝瑶愈发慌了神。

    她攥紧被子朝后退了几步,警惕道,“你是谁,本宫怎么会在这里?”

    那妇人一愣,堆着笑道,“姑娘,你莫不是睡糊涂了?什么本公本母的?你放心,李妈妈我最是心疼人了,这方圆几里,哪个姑娘不说我李妈妈最好了。”

    萧姝瑶越听全身越冷。

    什么李妈妈?什么姑娘?自己到底到了什么地方?

    她问下心神,厉声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这里是艳春楼啊。”那妇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

    艳春楼?

    萧姝瑶心中一冷。她虽然久居深宫,却并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这艳春楼三字,怎么听怎么像春楼的名字。

    这么一想,愈发慌了神,语气愈发冷硬起来,“我不管你这是什么地方,我乃大齐宜安公主萧姝瑶,你速速派人送我回宫,否则本宫回去后,定会叫人铲平了你这地方。”

    那李姓妇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哈哈”大笑两声,露出发黄的牙齿来。笑够了,她带着怜悯的目光看向萧姝瑶,“那人跟我说你脑子有点问题,我本来还不信的,没想到真的有疯病啊。这么标致一个姑娘,真是可惜了。”

    萧姝瑶一听她这话,登时沉了脸色,一把掀开被子下了床,恶狠狠盯着她厉声问道,“是谁带我来这里的?!”

    妇人被她狠厉的眼神唬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皮笑肉不笑道,“姑娘,到了我们艳春楼,便是艳春楼的人了,李妈妈我可管不着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不要妄图耍什么花样。”

    说完,她冷哼一声,出了房门。

    很快,萧姝瑶便听到了那妇人锁门的声音。

    她坐在桌前,双手握成拳头,不住地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逃出这个鬼地方。

    这个李妈妈看自己看的这么紧,估计在她眼皮子底下是无法偷偷跑出去的。她眼眸转了转,决定先忍辱负重,等逃出了这个肮脏的地方再回来算账。

    主意打定,萧姝瑶镇定了一些,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道,“我有话要同李妈妈讲。”

    门外没有人回应,但萧姝瑶听到了渐渐走远的脚步声,知道有人去告诉李妈妈了。

    很快,李妈妈便折了回来。

    打开房门,她看着萧姝瑶一脸堆笑道,“姑娘,你想通了?”

    萧姝瑶坐在桌前,看着李妈妈,浑身散发出一种凛然的气质,让李妈妈有一瞬间的怔忡。她勾了勾唇,不急不慢道,“我想通了,我可以乖乖待在这里,但我有几个条件。”

    李妈妈笑容收了收,拿眼睨了她一眼,“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第一,马上给我换个更好的房间。”

    李妈妈打量着她姣好的身段,精致的脸庞,盘算着自己能靠她赚多少钱,勉强点了点头。

    “第二,马上将门外守着的人撤走。”

    李妈妈衡量了一番,也应了下来。

    “第三,我卖艺不卖身。”

    李妈妈一听,“噗嗤”笑出了声,“我的姑奶奶,你当这里是漱玉坊呢?还是红袖阁呢?这里是艳春楼!艳春楼你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个卖身的地方。你给我整这卖艺不卖身的一出,哪个客人会买账?”

    一听她这话,萧姝瑶的心不住地往下沉。

    漱玉坊,红袖阁她有所耳闻,可这艳春楼,她是真没有听过。怎么听这李妈妈的口气,竟像是个下等窑子?

    她立马被自己脑中浮现的这个想法给惊吓住了。脑中一时空白,不知说什么好。

    李妈妈“嗤”了一声,“你也别给我拿乔了,从今天起,你就叫牡丹,明日开始接客。”

    说罢,“啪”的一声又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萧姝瑶浑身冰冷地坐在椅子上,不知如何是好。

    她本以为自己也许可以先稳住这个李妈妈再做打算,没想到她却逼得这么紧,这可如何是好?

    她手脚愈发凉了起来,伸手给自己倒了杯水。

    水已经快凉了,换作从前她是碰都不会碰的,可这会心中太乱,一杯凉水下肚反倒浇熄了一些心中的燥乱。

    可坐了一会,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热了起来,从腹部开始有一种燥意不断向上延伸。

    她脑中一震。

    难道茶中被人下了药?这么一想,身子愈发热了起来,双手不受控制地开始扒拉着身上的衣服。

    她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响来。

    萧姝瑶知道,一旦自己被门外的人听出了端倪,她的下场便会十分惨淡。

    然而,她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正当她脑中神智已渐渐模糊之际,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李妈妈谄媚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张爷,今儿来的这位可是个雏儿,长得还特别的俊俏,您看……”

    一个淫邪的声音响了起来,“到底值多少钱,等爷看了再说。”说罢,一把推开了房门。

    萧姝瑶视线中出现一个暴发户模样的男人,肥得流油,一双眼睛色眯眯地往萧姝瑶身上一扫,露出惊艳的目光来。

    他从袖中掏出一块碎银抛给李妈妈,“拿去,这个妞爷要了。”

    李妈妈欢天喜地地接过,冲着萧姝瑶吩咐道,“牡丹,好生伺候李爷。”说罢,喜滋滋地关上房门出去了。

    萧姝瑶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那个猥琐的男子搓着手,淫笑着向她靠近。

    萧姝瑶浑身绵软无力,躲都躲不开,一把被他抱住了。顿时一股浓烈的体臭钻入她的鼻孔,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男子咧着嘴巴就往她脸上凑。

    萧姝瑶左躲右躲,眼看着就要躲不过了,一发狠,张嘴咬住了他的下嘴唇,咬出了血来。

    男子吃痛,哀嚎一声,一巴掌就甩了过来。

    萧姝瑶本就没了力气,被这么狠狠一巴掌甩到了地上,衣服凌乱不堪,看得男人眼中欲火四起,竟直接骑了上去。

    ……

    男子心满意足地从萧姝瑶身上爬了起来,看着地上像块破布似的躺着的萧姝瑶,得意地笑了笑,又顺手在她身上揩了把油,这才系好裤子乐滋滋地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萧姝瑶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眼中是一种死鱼一般的灰白。

    这以后,京中的艳春楼中多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

    她时常嘟哝着自己是公主,还时不时地对着同屋的女子颐指气使。

    可没有人信她,人人都把这当一个笑料来看。

    毕竟,真正的公主好好在皇城中待着,怎么会出现在这种下等窑子里?

    而皇城中的宜安公主,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缠绵病榻之后,终于撒手西去,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当中。

    朝中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动荡,终于在辰乾帝即位后渐渐稳定下来。

    一番大清洗后,辰乾帝确立了自己在朝中的威望,立了谢家嫡女谢采薇为后。

    定远侯沈司黎自请辞官,爵位传给了其长子沈慕辰。

    辰乾帝感其为国操劳大半生,遂准了他的请辞,并将清和郡主萧明曦赐婚给了新任定远侯沈司黎。

    世子萧明朗则回了东南封地,继承了王位,戍守着东南边境。

    几个月后。

    闲王府内一派忙碌紧张的状况。

    一向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闲王爷此时却背着手在房门外不住地走来走去,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焦急的神色。

    苏凉站在一旁宽慰道,“萧煜,你便走来走去了。明珠妹妹身子一向康健,胎位又正,不会有什么事的。”

    萧煜并未放松心思,看着他道,“既然如此,里头为何没有动静?”

    苏凉哭笑不得,“现在还没开始生,自然没有动静了,明珠妹妹还要保存体力呢。”

    他话音刚落,房内便传来一阵尖叫声。

    是溶月的声音。

    听得萧煜心一紧,恨不得立即冲进去陪在溶月身边才好,还是苏凉好说歹说才拉住了他。

    这时,门开了,梳了个妇人髻的云苓端着个盆出来了。

    萧煜一把拉住她,“阿芜怎么样?”

    “王妃现在一切都好,请王爷不用担心,容奴婢去换盆水。”

    萧煜这才放开了她。

    云苓行了个礼,端着盆出了门,这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接过她的脸盆。

    “我替你去打水。”

    云苓回头一看,不正是亦风?

    她嗔他一眼,“那你快去吧,里头还等着用水呢。”

    亦风笑嘻嘻应了一声,“好咧,娘子。”很快便走远了。

    留下云苓在原地红了脸颊。

    在萧煜第三次想闯进房中之后,门终于又开了,这次,里头出来的是一脸喜气的楼小鸢。

    她看向萧煜,双目亮晶晶,欢喜地嚷道,“王爷,恭喜你,溶月生了个小世子!”

    萧煜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一把冲进房中,坐到溶月榻边握住她的手道,“阿芜,你辛苦了。”

    溶月笑笑,虽然脸色有些苍白,额前的鬓发也被汗水给打湿了,但看得出来精神不错。“不辛苦,生了个儿子是吗?”

    萧煜傻傻地咧嘴笑了,“是啊,阿芜,你给我生了个儿子。”一旁的接生婆忙将包好的小世子递了过来。

    萧煜之前抱过小轩轩,倒也不陌生,轻车熟路地接过递到溶月面前,“阿芜,你看,这是我们的儿子,多像你啊。”

    溶月嗔他一眼,“这么小,哪里看得出来像谁了。”

    萧煜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定定地看着她,眼中似蕴藏了星辰大海,良久,他才低声说了一句,“阿芜,谢谢你,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题外话------

    正文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正如阿煜所说,也谢谢大家出现在夭夭的生命里!

    《贵女》是夭夭写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自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下一本文会继续努力继续进步。谢谢宝贝们提的中肯的意见,也谢谢宝贝们对夭夭的鼓励和支持,因为你们,夭夭才能一步步走到现在。

    番外会陆陆续续更新,大家可以留言告诉夭夭想看谁的或者想看什么内容的,夭夭尽力满足。

    新文大概会在本月底发。

    类型是暖宠+言情+悬疑。架空魏晋南北朝。(那个美男多多一世风流的朝代)

    会直接开坑直接填,有可能也会在《贵女》题外话中发首章试读,希望大家继续将本文在书架当中留一段时间哦。

    最后,再一次谢谢大家一路上的支持,希望新文也能有你们的陪伴。

    谢谢!

    我们五月阳光灿烂之际再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