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政治篇(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山东阳谷县衙。

    县令大人刚审完案子从前堂回来,到后衙,就被刚招来不久的文书在回廊里给堵住了。

    “大人,方才的案子,您要三思啊。”

    县令大人一愣,等看清来人,下耷的眉头竖起:“姓高的,你是什么东西?三番两次对本县指手画脚,哪里不妥,有什么不妥?”

    被骂之人正是山东籍人士高耸,曾做过汉王府的文官,后因私事,被汉王记恨,惨遭罢黜。

    不过此人才华横溢,还写得一手好字,为人也正派,回到山东后,就在水路必经之县找了个私塾先生的差事做,后被当地大户赏识,推荐给县令做文书,在县衙里做个小吏。

    面对县令的辱骂,高耸不为所动,也不走,道:“朝廷三年前就改了律法,女子无论是在家或者嫁人,都有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沈家有三个姐妹,只有大姐成年,也才十五岁,可因父母双亡,叔父联手竟然想侵占侄女的财产,还将大侄女和小侄女要卖给四十多岁的老头子为妾,这若是放在以前,大人还能说一声父母不在,叔父为大,礼法使然,可是如今,明明三姐妹可以自己支配沈老爷和夫人留下的产业,叔父更不可丧心病狂贩卖侄女,沈家三姐妹将其禽兽不如的叔父告上公堂,大人身为父母官,应为三姐妹做主,怎能说三姐妹不识叔父之恩,是忘恩负义之人呢。”

    县令吹着胡子:“本县审案,还用你来教,女人可以继承财产的事是朝廷新颁发的律法,谁知道明天会不会改?自古女人就是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是水,还想要娘家的财产,她们现在是姓沈,以后嫁人还姓沈吗?律法在,本县没听几个人认的。”

    高耸挺直了身板立起眉头:“这是朝廷定制的国策,是由监国公主亲自监督实行,怎么会朝令夕改?再者,她们生来姓沈,嫁人成家也姓沈,府尊大人若是不认,大可以问逝去的沈老爷和夫人,问问他们,他们要不要自己的女儿姓沈,要不要自己的女儿与人为妾,嫁给老头子。”

    “你放肆。”县令大人跳起脚来:“你是在诅咒本县死,好去见那两个短命鬼?一口一个监国公主,她也是个娘们,再者跟你有亲戚吗?若不是看在兰陵大官人推荐的面子上,本县现在就把你赶走。”

    高耸道:“即便大人要赶走小人,小人也要说,律法不容亵渎,大人判案若不依法办案,就是徇私枉法,就是渎职。”

    “你给我滚。”县令大吼出来:“明明告诉你了,还不识时务,你律法学的那么好,怎么还是个小小文书啊,不然这县令你来当?什么本事都没有的穷酸书生,就知道放嘴炮指手画脚,滚,滚,滚,本县用不着你在本县面前装大爷。”

    高耸长提一口气,后道:“我可以走,但是大人若是还要维持原判,不能还百姓一个公道,高某会替这三姐妹打官司,还会再回来。”

    说完对县令微微施礼:“告辞。”

    县令指着大门口:“你给我滚。”

    高耸那个讨厌鬼走后,县令本想去后衙睡个好觉,刚脱了鞋泡脚,朝廷的邸报就送来了:“大人,是官员开放海禁的事,市舶司又重新开门了。”

    开放海市可是大事,这样丝绸茶叶就能卖到南洋那边去了。

    县令接过邸报仔细看了一遍,除了原有的广州,泉州,宁波三个港口,在胶州还设了一个市舶司。

    “好啊,好啊。”县令连连感慨,市舶司是肥缺,一下子开放了四个,也不知道会落到谁家。

    不过是不用想了,反正他是去不上的。

    当然,也不需要非去市舶司做事,风里来雨里去的,他们谷阳就很好。

    虽没有海上贸易,但是水路的所有货物,只要是通往京城的,都要路过他们这里,船一上岸就是税银,一上岸就是钱,哪个过路财神不得先孝敬他这个土地爷啊?

    市舶司,也不见得就比他好。

    县令哼着小曲把邸报扣在桌上,被那个高耸搅合坏的心情,现在又好了。

    县令要去床上睡觉,小衙役小心翼翼进来:“大人。”

    “什么事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县令有些不耐烦。

    小衙役忙到:“是兰陵大官人来了。”

    “他来做什么?”县令沉下脸,难道是为了高耸的事?也太快了吧?高耸才走。

    而且也不至于啊,听说这高耸不过是在兰陵家的私塾教了几个学生被大官人赏识,也不是什么过命的交情,更不是亲戚,用得着这么护着吗?

    这兰陵大官人是当地首富,跟京里的贵人有些沾亲带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