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CHAPTER.8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翻遍了过去十五年的公安部门的内部报纸,沈晾曾经是一名法医,而且只差半年资历就能进省法医厅,因为吴峦绪的控告,进了特殊监狱。这个特殊监狱我也查过,对外宣称是专为精神病患者开设的治疗监狱,但事实上关押的都是沈晾这样的特殊囚犯吧?现在特殊部门公开化,这个监狱的资料我也能拿到一些了。其实性质相当于特殊任务的能力研究所,而且是非人道研究所。沈哥出狱的时候有一张照片,我看过,根本不成人样了。沈哥的目的就是吴不生,当初他的大量证据把吴不生送进了监狱,后来吴不生又出来了,我查过审批人,是那个省的总警监。”

    杨平飞有些震惊。他没想到这个小记者行动力这么强,这些他都不知道的事实却被卢苏麒在短短几个月内挖掘了出来。

    “王队之前告诉过我,我们市有好几起案子都是吴不生弄出来的,是沈哥协助解决的,沈哥一直在盯着吴不生,我觉得吴不生也一样。”

    “什么意思?”杨平飞有些难以置信,“难道他干掉沈晾一个就万事大吉了?沈晾都被他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对他的干扰有警方大吗?”

    “有。”卢苏麒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我翻了过去半年的我们省发生的案件,几起特大案件全都是沈哥协助解决的,换句话说,这就是吴不生给沈哥下的套,必须要沈哥钻,其他人都不行。比如夏蓝和李亮青的案子,没有沈哥的能力,你们能这么快找出犯罪嫌疑人吗?等你们分辨出来,人早就逃逸了。再比如那个地下拳击场的案子吧,普通警察对付得了特殊人物吗?这个人最后还在n市干了一票大的,全国的报纸都报道了。要不是你们鉴定沈哥只有预测能力,我都认为他最后的死亡不是自杀,而是沈哥干的。”

    “什么不是自杀?”杨平飞忍不住问道。

    “他都逃逸了,还自杀个球,”卢苏麒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了杨平飞一眼,“那个人留下了几卷录音带,我有个朋友是央视法制专栏节目组的,那个事件本来要播出,后来被压下了,泡汤了他那个月的奖金。他给我听过,我觉得那个吴奇,没有要死的念头。”卢苏麒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杨平飞感到荒唐极了,他一个特殊警察,竟然还不如一个小报记者。“你哪儿来那么多资料?这些资料可都是机密的!”

    “我人脉广啊,”卢苏麒满不在乎地说,“辉哥住院的时候告诉我过不少,王队也给我看过之前的案子,我几个新闻界的朋友,他们掌握的资源可比我多多了。”

    杨平飞不敢小看这个小报记者了,他问道:“那你说吴不生为什么非得盯住了沈晾。”杨平飞还是对吴不生不在乎警察这点耿耿于怀。

    “沈哥是他最大的那条拦路虎,沈哥干掉了他手下的一个特殊人物,左膀右臂苗因也也死了,他们斗得越久,就越想杀死对方。沈哥出狱之后唯一的目标就是干掉吴不生,我看吴不生也是,只要解决了沈哥,他上头又有人,将来是横着走的。不过我觉得,他们相互给对方使了那么多绊子,都曾经把对方逼到绝路,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要我是吴不生,谁把我送进监狱,等我出来了还阴魂不散,我非得跟他死磕到底。”卢苏麒愤愤地说,仿佛他真是吴不生。

    “那也没必要啊,”杨平飞依旧不解,“他这都快引火上身了,犯得事越多,到时候真被通缉了,就算是上头有那么一两个人,能扛得住全国警察都抓他吗?”

    卢苏麒连翻了几个白眼:“可这之前的案子,你看有哪个是直接跟他有关系的?这些全是他授意的也就我们几个知情人知道,可我们拿得出证据吗?你们不老说特殊人物的案子难取证嘛,正常人的也没好到哪儿去啊,他们犯案起来,更加残忍凶狠,更加知道钻法律的空子!”

    杨平飞不说话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耳麦还处于通话中的模式,于是连忙对王国说:“王队,抱歉,你们到哪儿了?”

    王国那头一直没有说话,此刻才发出了声音:“快到了。”

    -

    王国一直没有挂断通讯,也因此杨平飞和卢苏麒的话在车里公放了一路。他不得不承认卢苏麒是对的,切中核心,而听到这段话的李陌显然受到了更大的震撼。他翻阅过沈晾之前参与过的案子,更加知道他在其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他一直认为沈晾只是个骗术高明的伪装者,但是这却无法抹消他在之前各个案子之中所起的作用。那么现实只剩下了两种可能。一是沈晾是无辜的,他是唯一能够和吴不生对着干的人,二则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策划的。

    他找人杀了夏蓝和李亮青,他和拳击场的特殊人物是朋友,但是为了让他保守秘密,杀死了对方,他是唯一知道真空杀人者手法的人,他用真空机杀了那个少女,甚至……他找人撞了自己。如果是这样,那么全心信任他的旁辉,也成为了他所利用的道具。

    李陌感到浑身发寒。如果他确实是一个伪装者,吴不生和吴峦绪在这些人心中替他担下了几乎所有的罪名。

    王国完全不知道李陌已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

    “对了,还有一件事,”通讯器里再度传来了卢苏麒的声音,“我之前查过沈哥在入狱之前的案子,特别查了那个阳城的真空杀人案件。沈哥在阳城几乎没有亲近的人,但他有一个特别亲近的法医助手,叫做安钦文,在那个案子之后,就调离了。这些在阳城的调动记录里都有。我在想,虽然当时那个案子沈哥是唯一的经手人,但是还有一个人能完整细致地观看和了解他的验尸记录。”

    “……安钦文?”杨平飞问了一句。

    “对,法医的很多术语我们普通人看不懂,就算是看了照片,也不知道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沈哥小半年前的那桩案子,据说和之前的那起案子一模一样,我就在想,会不会和这个人有关。虽然案子找到了真凶,不过后来我查了这个人目前的就职岗位,发现就在我们隔壁省,来回只要半天。”

    王国注意到沈晾在听到“安钦文”三个字时,身体颤动了一下,他不禁眯起眼睛看向沈晾。沈晾却仿佛陷入了一种沉思。

    “你之前怎么不说?”杨平飞有些微微的恼意。

    “我是直到住院之后才有时间查这些嘛,我以为你们警方,早就已经查出这些了呢。”卢苏麒非常无辜而责备地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