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章 CHAPTER.8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旁辉从一片黑暗中醒来。被带走的时候他就有所预料,关思乔很擅长伏击,他们特战训练的时候,他的得分总是最高。他知道特种兵如旁辉身材强健,用武力反而不容易让他失去意识,所以一上来就给他注射了麻醉。

    关思乔高高瘦瘦,没有那么强健,伪装起医生来,门口的警察都发现不了。

    要是旁辉稍作反抗,他们带走他也不会那么容易。

    关思乔和舒雷鸣,一个扮作医生,一个扮作护士,像上次一样混入医院,关思乔将被打了麻醉的旁辉往窗外一扔,接着自己也翻了下去,旁辉的病房就在二楼,下方的舒雷鸣一个弓箭步全力借住,两人就带着旁辉跑了。门口的两个警察一扭头就看到关思乔翻身跳下窗口,惊得连忙扑进来,旁辉已被塞进了车,车窗边的司机还向两个警察冷笑了一下。

    旁辉记得昏睡过去前看见的那双眼睛,满眼的冷漠,还有隐藏得很深的恨意。

    四面都很昏暗,旁辉的头顶有一个临时拉线的灯泡,灯泡上套了个铁皮套子,将旁辉一个人所在的区域照亮圈定。这个地方很安静。没有汽车行驶过的声音,也没有人来人往的喧哗,只有隐约的滴水声,被回音无限放大。

    “旁队,我们上次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拉了一张折叠椅,坐在旁辉的对面,椅子拖动时发出了呲呲嘎嘎的响声,又引起了一小片回声。男人的嘴角带着一点笑意。他的手中削着一块木头,木头几乎已经被雕成了一尊惟妙惟肖的人像。

    旁辉的全身都很酸麻,尤其是被注射的地方。他的双手拷在身后,上身前倾着,头颅垂挂下去。他微微抬起了眼,也露出了一个微笑:“还没刻完呐。”

    关思乔有一个爱好,刻木雕。

    他曾经在部队里的时候,说要给自己的战友每个人都刻一个肖像。

    “快了。”关思乔说着,将最后的眼珠子刻出了两个瞳仁。

    “这一回,你那宝贝任务人,应该给你做好预防工作了吧?”关思乔将手里的刀和木人握在一只手掌中,用手轻快地拍了拍旁辉的脸颊,“你说,他看得见我们现在跟你说话么?”

    旁辉无声地笑了一笑。他的眼前还十分模糊,听力都有些紊乱。他一笑,身体微微弹动了一下,口中喷出了一股白气。

    “他现在啊……可能还能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呢。”旁辉带着一种非常浅的莫名的微笑低低地、懒懒地说。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头顶,把他的额头和高高的颧骨照亮。

    关思乔顿了一下,两手肘撑在膝盖上,抬起头来视线正和旁辉齐平。他看着旁辉,抬着眉毛,将手里的木人放到他的面前,口中喷出了一道白气。“旁队,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旁辉掀起了眼皮,眯起眼,努力看清了他手里的木人。

    “……天惊。”

    “对,天惊。”关思乔笑了起来,拍了拍旁辉的肩膀,“天惊。”他笑着摇了摇头。

    旁辉沉默不语。

    “来,你再看看这个。”关思乔笑着舔了舔嘴唇,向远处抽烟的人招了招手。那人不耐烦地走了过来,一瘸一拐的,每走一步,落脚都在地上发出古怪的声响。

    旁辉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向他走来。男人瘦骨嶙峋,左腿裤管空荡荡的。

    关思乔掀起了他的裤管,露出了一条金属假肢,大腿中部往下,没有半点活肉。

    “德国奥托博克的,硅胶套*,仿生膝关节。怎么样?”

    柯晓栋吸了一口烟,皱着眉抖了抖腿,从关思乔手里抽出了自己的裤子。裤管落了下来,遮住了他的假腿。他的烟也遮住了他的表情。

    旁辉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很好。”

    “还好现在的车都是自动挡了,用不着踩离合,”关思乔微笑着说。“就是再也跑不了第一了。”

    柯晓栋曾经是部队里的跑步健将,负重跑、障碍跑,每每都是第一。当时他出任务之前,对旁辉说:“‘炸碉堡’这任务我特在行,就是炸了还够我跑两个来回呢!”

    旁辉默然。

    关思乔看着他,又笑了,他冲旁辉招了招手,说:“来,来来,旁队,你再看看这个。”

    他凑近旁辉,用手指撑大一只眼睛的眼皮,眼球凸鼓出来,雪白的眼白没有一丝血丝,反射着白炽灯偏黄的光。

    旁辉眯起眼睛,盯着关思乔的义眼。

    “劳莎的*,等了几个月定制的,挺逼真吧?”关思乔揽着旁辉的背,迫使他盯着自己的眼球,“还好雷鸣没有瞎。”

    舒雷鸣曾经的射击成绩很好,在队伍里他经常担任狙击|手的工作。

    “怎么弄的。”旁辉终于发出了声。

    “怎么弄的?”关思乔呵呵笑着,用力拍了拍旁辉的背,拍得旁辉的伤口一阵阵发疼,“怎么弄的……被一根树枝扎进去,就这么废了。也没啥。”

    “真没啥。”他站起来,手还搭在旁辉的肩上,“旁队,要是没有雷鸣,我们就跟天惊一样。”

    旁辉的视线已经不再模糊了,他定定地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

    这时,一个男人扛着枪进来了。他的眼睛落在旁辉身上,旁辉就感觉到了。但是旁辉没有抬眼。舒雷鸣低吼道:“还在这里唠什么呢,出去盯着。”

    他的声音变了,不再是原来的好嗓子,当年部队里联欢的时候,舒雷鸣常常登台献唱,和舒天惊两个人,一个朗诵,一个唱歌。总是节目里的亮点。

    关思乔站了起来,笑了笑,将手里的木头人放在旁辉的脚边。舒天惊的人像就那么立在旁辉的面前。

    舒雷鸣两只手都搭在靠在后颈的长|枪上,他看着旁辉,阴冷的恨意从双眼中流淌出来。

    旁辉仿佛没有察觉,他抬起头来,看向舒雷鸣,像是从前一样低低地叫了一声:“雷鸣。”

    舒雷鸣的眼睛猛地红了。

    他一脚踢翻面前的折叠椅,椅子在空旷的房间里发出巨大的声响。他猛地抬起枪瞄准了旁辉,一旁的柯晓栋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把住了他的枪。舒雷鸣连甩两下没有甩开柯晓栋,扳机被柯晓栋的手指卡住,扣不下去。他没把枪放下来,依旧瞄着旁辉,瞪大通红的眼睛气喘吁吁地吼道:“旁辉,你欠我一条命!”

    旁辉平静地看着他,他说:“我欠天惊一条命。”

    舒雷鸣的满腔愤怒和恨意聚集在胸腔里,几乎要将他撑得爆炸。他从口中一字一句地道:“你为什么不救天惊!”

    旁辉看着舒雷鸣,嘴唇发白。“我挖出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他——没——死——”舒雷鸣几乎是一字一顿,口中的白气不断喷出。

    旁辉缓慢地抬起了眼睛。

    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