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CHAPTER.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明天下午三点一刻,你从第三大道拐进第五大街。有一辆货运卡车会撞上一侧护栏,距离你三米。你被一架没有捆好的钢琴砸断肩膀,没有当场死亡。”沈晾的面无表情地将他口中吐出的话一字一句写在纸张上,透过一个铁栅栏交给对面的男人,“但是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在医院里身亡。”

    男人神色复杂而将信将疑地看着手里的纸条,再看了一眼沈晾。

    “如果我……不在那个点去——”

    “那是第二阶的预测了,张先生。无论如何,它都会发生。你最好在这一个月内都保护好自己的肩膀。”沈晾一直睁大的双眼猛地闭上,他用力地甩了一下头,再度睁开双眼时,他顺手戴上了一幅眼镜,借以掩盖自己眼白里遍布的血丝。

    男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沈晾已经站了起来:“我得走了。张先生。这一次的价格我会发短信给您,在十五个工作日内汇款到我的帐上。”

    沈晾从后门离开那个房间时,因为外面刺眼的阳光眯起了双眼。他的头还有些晕眩,但是他加快了脚步,钻进了一旁的小车里。车里开着空调,一个青年问他:“你怎么样?”

    “我很久没干这件事了。有点不习惯。”沈晾轻轻按压着自己的眼球,将眼镜摘了下来。

    “……你要是缺钱,真的可以找我借。”旁辉递给他一瓶矿泉水,沈晾接了过来,柠开盖子喝了几口。

    “没事。我不习惯欠钱。”

    旁辉启动车子,又多看了他几眼,说:“其实我不太懂怎么会有人花钱买自己的厄运看。如果你看到的是好运,我觉得你大概能暴富。”

    “我也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好运。”沈晾的脸色有些白,又喝了一口水,“总有那么一些人的。好的事发生在谁身上都没有关系,坏事一旦发生,可能对一个人来说就是悲剧。”

    旁辉一边开车一边说:“他们不会觉得你是乌鸦嘴……很灵验的那种?”

    “那就是为什么我洗手不干了那么多年的原因。”沈晾并不想要谈这个问题。他系好安全带,把水瓶放在自己的腿上。旁辉看了他两眼说:“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要。但是现在不行。我还得回去收拾房子。”

    “我帮你收拾……你什么时候能定下来?”旁辉说,“每年都搬一次家,你不累我都累了。”

    沈晾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他说:“你什么时候离开我身边,我大概就会找个地方定居下来。”

    旁辉也沉默了,他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我也更想我是你朋友,不是监视人。”

    沈晾和旁辉都没有说话。黑车开到郊区之前,沈晾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让他翻译一个文献。资料已经发到了他的邮箱里。

    “客户比较急,明晚能搞定吗?”

    “没问题。”沈晾揉了揉睛明穴回话。

    旁辉小声说:“你不行的。你还要收拾屋子。”

    沈晾挂了电话,说:“我缺钱。东西可以后天收拾。”

    旁辉只好投降。

    沈晾回到新家之后没有来得及去整理一切,先拿出了自己的电脑。网还没有通,他只好离开房子到靠近市区的一个咖啡店蹭网。旁辉把他送到之后又回来,看着满屋子的凌乱头痛地叹了口气。

    沈晾这一次还是买了一个二手房。一百平米,对一个单身男人来说这个空间已经绰绰有余了,但是对沈晾和旁辉来说还不太够。沈晾现在的工作是翻译,需要很多资料,而且他还有好几本很厚的日记和记录本。旁辉和他住在一起。

    旁辉知道,沈晾每天都记日记,而他的记录本则用来记录那些他曾经见过的“客户”。

    沈晾很特殊。他能看到一个人身上即将发生的大事,但只有坏的,而不是好的。他曾经因为这个惹了很多麻烦。旁辉找到他的时候,他蹲在监狱里,几乎被当作了谋杀犯。旁辉在跟着他的七年里,翻看了他的很多旧案,也从沈晾口中知道,他的“预兆”从来没有失误过。

    沈晾出狱的前三年,将他从前所有遇到过的“客户”都记录了下来。他的记录本有十一个,旁辉每次帮他搬家,都有机会看一眼那些记录本。它们装在一个很大的箱子里,箱子上有锁。

    旁辉站在房间中央,手里拿着沈晾的钥匙串,钥匙串上就有那个箱子的开锁钥匙。

    过去的一年,沈晾几乎没有接任何一个客户。但旁辉知道沈晾会怎么记那些人。

    照片、姓名、职业、出生年月。咨询发生前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沈晾能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记下来,仿佛那一段时间的他不是一个“人”。

    旁辉打开箱子,随手拿出了一本记录本。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号。王可静,记者,1982年5月12日生。

    ‘……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我这两天心情非常差,我妈住院了,我三天没有睡好觉,我只想来看看……其实我挺怕的……’

    ‘一个星期前?我已经忘了,哦,对了,周三的时候我报道过一起跳楼自杀案,领导给了我发了奖金……’

    ‘是同事送我过来的。我男朋友在外地出差……他很关心我……’

    ……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号十五点,我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走进书店,没有上通往医院的天桥,走进了电梯。我从电梯口出来走上天台,从栏杆缝隙里挤出去,折断了鼻梁。然后我从天台坠落,当场死亡。”

    无论旁辉看多少次,都会被那个第一人称吓得毛骨耸然,沈晾的所有记录里,他的预测都是第一人称,仿佛那个遭受厄运的人是他。紧接着那之后,就是一段当天的新闻报道。

    是剪报贴上去的,一张非常大的照片铺盖在版面上。死去的女人和大滩的血迹,还有一辆救护车。

    “昨日下午三点整,新华书店北侧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一名25的年轻女性坠楼身亡……”

    如果沈晾的预测只是基于对现实情况的推测分析,他不应当能够那么清晰地指出时间。王可静的确有跳楼自杀的倾向,但是对于沈晾来说,他最多只能知道她的精神不太稳定。

    沈晾被起诉用催眠术控制被害人在一定的时间投向死亡。但是据旁辉所知,仍有一些要遭受死亡的人死亡那一刻发生的时间和他所预测的并不一致。他所预测的非必死命运的人里面,有许多因为他的预测免于受到重大伤害。但是他们都没有在沈晾受到审理的时候站出来。

    如果没有旁辉,沈晾会在监狱里待一辈子。

    -

    沈晾深夜十二点还没有回到房子里。旁辉开车从咖啡馆里把他接了回来,强迫他睡觉,然而半夜起来依旧看到他的房间里亮着手电筒的光茫。房子还没有通电,旁辉估计那是一篇很难搞定的文献。

    第二天旁辉起来的时候,沈晾还在看,双眼通红。旁辉说:“还有多少?”

    沈晾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你累的话,就跟我说,你不要钱,帮你点忙总是可以的。”

    “你不懂拉丁文。”

    “我可以找懂的人。”

    沈晾没有再反对。旁辉知道他算是答应了,于是拎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在说的时候,他一直注意观察着沈晾。沈晾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