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五一 刘秘书的变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晚上的时候,秦可可的嘴巴撅得简直能挂一只油瓶。

    望着眼前一大群热情相邀的人,她真想大声咆哮一声:这是姐的地盘姐做主。

    可惜她不能够啊,她的工作还被导演给拿捏在手心里呢,愁~

    一旁的苏小小见状,好笑的抿着唇偷乐不已。举起筷子好心的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她碗中“可可,别气啦,王军他也只是想让大家热闹热闹而已。”

    秦可可猛一扭头瞪她一眼,没好气的嗔道“臭丫头,你到底是谁的人?”尽会帮那臭王军说好话,不知她已经快要郁闷死了吗?

    回想起做晚饭的时候,她真想刮上自己两巴掌。

    既然不想让全剧组的人一起吃饭,那又为何让王军帮忙呢?结果好了,他一开口就让她跟他约会。他明知道她是不会跟他去约会的,却偏偏捏准了以这个要挟,要她答应今晚依然是大家一起吃饭

    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大伙都想多靠近楚之杭这棵大树。所以呢,王导就让王军来了。

    现在想来那王导也是个十足的人精来的,知道楚之杭疼苏小小。而苏小小又是秦可可的好姐妹,那今晚的晚饭自然三人会在一起吃。

    所以就变成现在这等欢歌笑声,人声鼎沸啦。

    当然,今晚一起吃饭的还有河水村的村长和一些村民。

    为了感谢剧组来这个小山沟里拍戏,所以村长和村民们都自各自家中带来不少好吃的吃食供大家享用,同时为大家奉献他们这里的特色歌舞。

    夜晚的气温越来越低,冷嗖嗖的寒风从外灌进这个小院里,但在场的每一位都喝得兴高彩烈,不亦乐乎。

    而在这群人中,却有人冷得牙关咯咯作响,那人就是苏小小。

    她在秦可可还没说那句到底是谁的人时就已经觉得冷了,在这里坐着又不喝酒光看那些人互动,她竟一时有些不适应。

    秦可可刚开始还是怨声载道,但此时骨子里的那股豪爽性子已被热情的村民和同事激发,站起身端着酒碗转了一溜圈要跟别人斗酒。

    见此,苏小小实在无语。

    而楚之杭早被王导那群人转转围住,压根管不了她那么多。一时间,她除了无语外还有心酸。

    大家都兴高彩烈,唯独她一个人显孤单。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热乎的大手就在这时朝她伸来,紧接着握着她冰凉的手来回摩擦。大手很暖,那股暖意直抵达她心里。

    她抬头,勾起秀唇笑起“你怎么过来啦?不陪他们?”

    眼前,楚之杭那张在昏黄灯下下的俊脸已有些微红,鼻子里呼出的气息也是一次比一次混浊,看来喝了不少。

    他见苏小小朝他笑,他亦勾起俊美笑容朝她发自内心的笑“不用,咱们回屋去吧,外面冷。”

    “可是他们?”苏小小目光落在眼前那些村民和工作人员身上,最后落在不远处那个王导演身上“真不用理他们?”

    楚之杭拉着她手,将头轻轻的往她肩膀上靠,低沉笑着撒娇“真不用,今晚陪他们喝酒就已降低我的身份了,再陪他们在这里喝冷风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苏小小嘴角一抽“”好吧,她好像就是那个坐在这里喝冷风的傻子。

    她扶了扶肩膀上那只头颅,嗔一句“那也得跟可可说一声啊。”

    放着秦可可一个女孩子家陪一大群大老爷们在这喝酒她不放心,并且她觉得秦可可今晚的心事特别重,估计又是在想刑天明的事了。

    “我去把可可一起叫走吧。”她道,说完就要去拉秦可可

    楚之杭长臂一拉,将她拉回原地。“让她发泄发泄吧,再说这里有那么多个女工作人员在,他们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苏小小错愕的扭头瞪着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睁大眼睛,望着昏暗灯光下的那两颗如繁星一般的眸子。

    眸子一闪一闪,将她的心都给眨了进去,很是好看。

    苏小小最终也没过王导那边拉秦可可,她只是跟身旁一名工作人员说了句,请她帮忙跟她说一声,然后夫妻二人进了屋。

    这家农户是这个村子里算得上最好的房子,一栋两层小平楼。

    小平楼房间不多,只有三四个房间一个厨房。卫生间也只有一个,还是公用的。

    在她二人来之前这栋小平楼就已被剧组给租了下来,秦可可跟两女同事占一个房间,另外一个是导演跟王军这对叔侄,还有一个是组里其他三个同事。而剩下的那一间,则是主人睡的。

    当得知苏小小和楚之杭今晚不走,秦可可早就将自己跟同事睡的那间里面的东西收拾出来,顺便请求俩同事配合一下,将房间让给这对夫妻。

    至于她和这两名女同事,那个屋主见人一多,自然好心的让出,自己一家跑到亲戚家去借宿了。

    所以这栋小平楼,现在可真是被剧组全权租下啦。

    二人房间在二楼,进了屋中后楚之杭脚步立即不太稳的往苏小小身上靠去“老婆,你老公我喝醉了。”说完头一歪,还真要往地上倒去。

    苏小小大急,急忙伸手搀住他的胳膊肘没好气笑骂“刚才在外面怎么不说醉了?”讨厌的家伙,在人前竟然还能保持像长白松一样屹立不倒,不错啊这忍耐素质。

    楚之杭可能真醉了,听到她这么骂也不恼,乐得搂紧她肩膀往楼梯上跨,边呵呵直笑“小小老婆,在外面你老公我怎么也得维持上市公司总裁的形象,怎能倒下给他们看笑话呢?不让他们看,哼”

    他吭吭唧唧的说了几声,完后还不忘往苏小小耳垂亲去,显然是真醉。

    苏小小俏脸一黑,险险的避过他那张酒气熏天的嘴,无语。在外人面前保留形象,在她这就不用维持?晕倒!

    艰难的将楚之杭扶上了房间,将笨重的他丢上床,松手后苏小小已经累得气喘喘直不起腰,跟着双臂一伸跟着倒在床上休息。

    过了两分钟,她才慢吞吞的爬起帮楚之杭脱下脱外套,然后盖上被子。

    弄完这些,她额头已冒出一层细汗。坐在床沿边上听着楼下还在敬酒的热闹声音,她本能抬头朝那扇不算大的窗户望去,清楚的看到窗檐边上堆积了一点雪。

    她站起来到窗边往外眺望,房间里的灯光透过玻璃照射出去,看到外面竟不知何时下起了飘飘洒洒的雪花。

    雪花不大,却如纯洁的羽毛轻轻飘落在窗台上,屋子顶上,田野里。

    苏小小怔忡的盯着那些雪花出神,思绪回到上午刚到这里遇到黎晓慧时的情景。

    她一直没能忘记楚之杭为了保护她,对黎晓慧表现出那种寒冷得彻骨的眼神。那眼神让她瞬间安心和暖和。

    哪怕她的孩子没了,但她现在起码有个疼她爱她的丈夫。只是,这个丈夫喝这么多,估计心里也是不好受导致的吧?

    她转身,跨着小莲步回到床沿边,举起手轻轻抚摸着楚之杭安静的睡颜,脱下鞋子和外套跟着躺在他身侧,搂住他的腰沉沉入睡。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是真心爱她疼她,哪怕心里藏着秘密又有何妨?哪个人心里不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屋子里很暖,屋外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明天将又是个移步难行的阴沉天气!

    &&&

    一大早,苏小小就被一阵吵闹声吵醒。

    她本能的揉着朦松的双眼望一眼窗外,发现外面竟然不是昨晚预想的那样阴沉天气,反倒是阳光明媚。

    她大喜,急忙推了推身边的楚之杭“之杭,快醒醒。”

    这乡下的酒水又不比城里那些名酒,这里都是些村民自家酿造出来的高粱酒,米酒,酒精浓度非常高。

    楚之杭昨晚喝得多,这会儿头正像要炸开似的一样疼。他被苏小小推醒,揉*搓着生疼的脑门睁开眼不解咕哝句“让我再睡会儿,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说完身子一翻,转过去接着睡。

    苏小小望着他一脸痛苦表情,心疼。“那你再睡会,我先起来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醒酒之类的东西给你端上来。”

    “嗯。”楚之杭低低的嗯了声,拽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见他不理不睬的模样,苏小小的心无由有点小失落。叹口气,她拿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