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8.番外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个女兵拎着饭盆走进办公室,笑嘻嘻的道:“方才我在楼下遇见一个帅得天怒人怨的军官在那儿填表,找潘将军。”

    几个女兵登时活了。“呀,是上回那个吗?”“多高?”“几颗星几根杠?”

    “目测一米八四。肩章没带。”

    “是不是特白?”

    “没啊,挺黑的,瞧着像是刚野战拉练回来。”

    “好、好!黑点子才像军人!”

    潘明漪吐了口气,拍拍案台:“别发花痴了。那帅哥是我堂兄,而且人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

    “啊……”女兵们显见失望。

    耳听一个男声从门口传来:“谁是两个孩子的爹了?我还没对象呢,别毁我清誉!”

    潘明漪扭头一瞧,来者不是她堂兄柳庄,竟是才刚从马来国调回京城进修的杨安。乃翻了翻眼皮子:“不是开学了吗?杨同学这么闲。”

    杨安凑近前低声道:“明漪,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帮个忙……额,你有对象没?”

    众女兵眼神一亮,七嘴八舌道:“没有没有!”“还没呢!”“虽然很多人追,目前还没有追着的。”

    潘明漪横了她们一眼,向杨安没好气道:“与你何干。”

    “没有对象才能拜托你啊,有对象就只能拜托旁人了。”杨安轻叹一声,“这不我也没对象么?过几天太上皇寿辰,我老子我伯父下了两道死命令——带女朋友去。”女兵们立时笑开了。杨安抱拳道,“帮我顶过这关,我欠你个人情,如何?”

    潘明漪淡然道:“你随便雇一个不就好了。”

    杨安撇嘴道:“上回请了个手下人的妹子帮忙,我家那老海盗火眼金睛一眼看穿。我想来想去,若烦劳你,他多半会相信。”

    “为何?”

    “他知道我对你们柳家有兴趣。”杨安一本正经道,“我差点拜你二伯为师。这趟进修得有三年呢!我需要找个长期伙伴互相帮助。你何时交了男朋友,咱俩马上分手,行不行?”

    潘明漪瞥着他道:“你就不能实实在在找个对象啊,三十多岁的人了。”

    杨安拉了把椅子坐到她对面,托着腮帮子叹道:“有次回京对一个姑娘有好感,再回来她已经订婚了。这次回来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横竖不是你们家柳庄的对手。”

    “砰!”潘明漪拍案道:“你敢觊觎我嫂子?!”

    “谁觊觎了?这不是才刚有点子好感就让你哥娶走了么?”杨安摊手道,“你哥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有你姐你姐夫帮着,我也鞭长莫及不是?”

    潘明漪看了他半日,抱着胳膊悠悠的道:“你知道我对象的规矩么?”

    “什么规矩?”

    “谈恋爱以婚姻为目的。”

    “这个当然。不然不成耍流氓了?”

    “日后生了孩子得有个姓潘。”

    杨安眨眨眼:“还有呢?”

    潘明漪轻叹道:“没了。”她摇了摇头,“本以为这事儿不难办,你师父家的老大不也姓林么?”乃苦笑道,“人家本来就怕我军衔太高、儿子吃亏。加上这一条——”她耸了耸脖子。“前男友的母亲以死相逼要她儿子跟我分手。”

    杨安立时举手:“孩子本是潘将军生的,跟你姓很合理。我同意!没意见。”

    潘明漪嗤道:“你是个假的,当然没意见。”

    杨安坐正了道:“我军衔比你高,你得承认。”

    潘明漪扭头望窗户:“承认。”

    “我爹是个海盗,不认得封建两个字。我母亲去世多年。我大伯已经有两个儿子了。”杨安笑眯眯道,“哎呀漫说哄过我爹我大伯,连我自己都能哄过去。潘将军,成交呗~~也省得你爹操心念叨你,大家耳根清净、皆大欢喜。”

    潘明漪想起她爹也头疼。潘喜贵也是日日念叨着闺女的亲事。上回贾琮开了个玩笑,老头竟当真想去《燕京日报》登征婚启事。好在他还知道事先拿稿子给女儿过个目,不然潘将军可就没脸见人了。若只是帮杨安一个帮,倒也顺手帮了自己。潘明漪斟酌半日,道:“我师父和你师父那两个人精只怕不好哄过去。”

    杨安摆手道:“管她们呢,先把太上皇的寿宴过去再说。被人察觉就说吵架了呗。”他惨兮兮道,“潘将军,帮一手吧。我爹真的很难对付。这回再一个人,他就要去报社给我登征婚启事了。”

    潘明漪哑然失笑:“真真可怜。也罢,就帮你这回。若是穿了帮我可不负责。”

    “多谢多谢!”杨安拱手道,“我已预备好了许多借口,纵穿帮我也能填上。”

    办公室里几个女兵早已笑作一团。

    数日后便是太上皇贾赦八十五岁大寿。贾赦住惯了荣国府,并未搬去皇宫;门口的匾额已换做定王府了。寿诞前日,定王府帐舞蟠龙,帘飞采凤,锦茵绣屏,细乐声喧。因世子妃身兼公务,定王妃王熙凤不辞辛劳,领着管家内外忙碌查看。

    殊不知这会子外交部长司徒岑家中悄然来了十几位客人。一位是司徒岑的哥哥、先蜀王,其余有两位先楚王,一位先越王,一位先燕国世子并其余几位前朝皇族子弟。司徒岑听他们说了半日,啼笑皆非。

    合着前几个月,先秦王先赵王这两位玩咖溜达到了爪哇,特去拜见长辈、先燕王司徒磐。司徒磐案头搁着份《北京日报》,先赵王随手翻看。看到其中一篇报道说,皇太女贾定邦与朋友们一道参加慈善拍卖会。先赵王指着照片上一个少年道:“这孩子是司徒岑家的吧,长得与那家伙真像。”

    先秦王随口道:“你见过司徒岑么?”

    “没见过。”先赵王道,“我在卫若蘅家看过他的照片。”

    司徒磐脑中灵光一动,思忖道:“司徒岑那小子倒是与贾琮交情极好。”

    “委实好。”先赵王道,“极铁的铁哥们。”

    司徒磐心下顿时活络。他本想着,等贾琮死后设法拥贾环与建安公主的儿子登位。派人悄悄一打探,贾琮军威极重。帝国军人人皆知皇帝贾琮与太女贾定邦,许多人并不知道贤王贾环这个人。贾环也半分不曾沾惹兵事,只管着一群做科研的书生。贾琮手下女官多且不少居于要职,贾维斯林黛玉两口子定是不会帮着贾环之子的。乃打消了念头。假若司徒岑之子娶了贾定邦,那不就等于这江山又回到司徒家手里了么?他遂打发长子司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