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4.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汽车停在通天宫门口,带路的秘书拉开车门。“晁医生,请。”看着门口肃立的两行武警,晁逊有几分晃神,深吸一口气。

    不多时来到通天宫外书房,只见楠木交椅上坐着昭王贾敘和一个懒洋洋的男人、正是帝国皇帝贾琮。贾琮秒变严肃,站起来含笑伸出右手:“晁医生,你好。”

    晁逊略拘谨伸手:“陛下……好,局座好。”贾敘点了点头。

    贾琮本想打趣两句,眼角瞥见贾敘,又咽了下去。乃请他坐了,正色道:“五叔说你有心探究弱智病人的产生原委,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晁逊拱手道:“求陛下指教。”

    贾琮吃了口茶道:“生出弱智儿童的原因有很多,我知道其中两种。其一是近亲结婚,其二是一种叫弓形虫的寄生虫。孕妇若长期与家禽家畜接触,很容易感染上。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弓形虫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如何检查出孕妇可感染了此虫,更不知道如何诊治。”

    晁逊微微皱眉:“求问陛下是从何处得知此虫的?”

    贾琮随口道:“三百年后。”晁逊一愣。“准确的说是听三百年后的人闲聊提到的。所以我只知道结论,具体的一切无从知晓。”

    贾赦道:“既有结论,反过去推原委总比不知道的抓瞎好些。”

    贾琮道:“但三百年后的医生想来也是经过了长期查访、积累了许多病例才能得到结论的。这工作很难啊。”

    晁逊不觉站了起来,抱拳道:“陛下,微臣穷尽此生钻研这种虫子,必能有所突破。”

    贾琮摇头道:“你想一个人干,穷尽此生获得突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对弓形虫有一点点印象,是极小的、小到能随血液流动的、无性繁殖的寄生虫。所以医生非得跟微生物学者联手不可。而杀死这么小的寄生虫却不伤人体,又是一种麻烦。眼下我们的微生物学连起步都还没开始。故此,一辈人未必能完成。”

    晁逊思忖良久道:“那么,请以微臣为第一辈,探究微生物学。”

    贾琮点头:“你有这份钻研之心,希望就大了。目前承天府医科大学正欲筹建微生物研究所。”他看看贾敘,“那就调他过去?那今后就不是你们神盾局的人了哦。”

    贾敘泰然道:“既是他自己的意思,就依着他吧。”

    贾琮笑道:“那五叔叮嘱几句吧。”

    贾敘看着晁逊。晁逊赶忙站直了。贾敘想了想道:“就一件事。做研究的人我认识不少,极容易废寝忘食。须知,钻研一行时间越久经验越丰富,尤其是行业起步之时。你若真成了这行的奠基者,务必多活几年。”

    “不错。”贾琮道,“哪怕老眼昏花教导学生比外行人强些。”

    晁逊不由得想到自己垂垂年迈教导学生的模样,霎时好笑,道:“还没开始呢,哪里就想到那么远了。”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贾琮拍拍他的肩膀,“加油,你们是早上十点钟的太阳。”贾敘咳嗽两声。贾琮瘪嘴,“数字计时多便宜。好吧好吧,你们是早上巳时四刻的太阳,行了吧。”

    晁逊笑道:“我也觉得数字计时方便!”

    贾琮摊手:“看吧,这就是寻常使用者的意见。”

    贾敘道:“是林相她们不答应,你跟她们掰扯去。”

    贾琮吐了口气,乃笑问:“小伙子,有对象没有?”

    晁逊迟疑了一瞬道:“还没有。”

    “咦?真没有?”贾琮挤挤眼,“不要腼腆啊,喜欢就去追啊!”

    晁逊有些失落:“不知道人家在哪里。”

    贾敘立时道:“怎么不早说?咱们是干哪行的?”

    可算轮到贾琮咳嗽了。“五叔,你们想公器私用也别当我这个皇帝的面吧。”

    晁逊瞥了眼皇帝又瞥了眼他上司:“其实我……偷偷托同僚查过,查不着。”

    贾敘皱眉:“怎么可能?什么姑娘,说来我听。”

    晁逊眼睛一亮,说起他有位师兄,家里在大佳腊开了一家私人医院。大三暑假时他曾去实习,偷偷爱上了另一位来实习的女大学生。后来他想尽法子调查打探,一无所获。贾敘问他可知道姑娘名字,他道:“名叫陈七珍。数字七,珍珠的珍。”

    贾琮面无表情道:“好俗。”他眨眨眼——好俗这个评价怎么这么熟悉?

    贾敘笑问:“这位陈医生想必挺漂亮?”

    晁逊笑了眼贾琮:“委实漂亮,与皇后有几分相似。”

    贾琮脑中一闪,猛然想起了什么。贾敘没瞧见,哼道:“罢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我替你查去。”

    “嘿嘿谢局座!”

    贾琮嘴角一扯:“不用查了,我知道。”

    “嗯?”贾敘扭头。“你会掐算?”

    贾琮招来秘书嘀咕了几句,秘书进去了。不多时秘书回来,手里捧了一本相册。贾琮翻到一页让人交给晁逊:“你瞧瞧,陈七珍可在这照片上?”

    晁逊一瞧立时道:“站在后排中间的便是!陛下……”

    贾琮向贾敘道:“这是瑞锦她三姐的女儿。”

    贾敘思忖道:“那不就是?”

    “对。你查不出来很正常,陈七珍是个化名。”贾琮慢悠悠的吃着茶,眼看晁逊额头已冒了汗才说,“真名叫司徒贞,先吴王的七郡主。小朋友,追她的人可真是不少——”他闭口了。晁逊骤然失望。

    贾敘瞪了侄子一眼:“快说,少买关子。既然追的人不少,说明还没有男朋友?”晁逊眼中又冒出光来。

    贾琮愈发慢悠悠的吃了口茶才说:“前阵子刚刚失恋,男朋友劈腿。”

    贾敘一愣;晁逊拍案而起:“劈腿?!”

    贾敘道:“这种模样在美人当中都算极出挑了,亲爹是前朝王爷姑妈是本朝皇后,还劈腿?”

    贾琮道:“谁规定姓司徒的都是郡主?她母亲是个寡妇,带着一儿一女嫁给了一个小学数学老师,还给她生了个念小学的幼弟。”他看着晁逊道,“前男友就是你那个家里开了私人医院的师兄。劈腿对象……挺无辜的。人家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年纪又小。现在已经把你师兄甩了。”

    贾敘与晁逊互视一眼,都猜到劈腿对象大概也出自新贵之家,家里调查女儿的男朋友查出不妥来。贾敘想了想道:“七郡主也是学医的。”

    “嗯。”贾琮道,“初恋,受的打击有点大。近两年……可能不容易交男朋友。”

    贾敘肃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