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六章梦里不知身是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一六章梦里不知身是客

    刑天低着头在密林中穿梭,他一刻都不敢停,多年来的游击战经历,让刑天深深地懂得了一个道理——生命在于运动。

    只要他不停地运动,不停地走,就能避开人生路上一个个可怕的死亡节点,继而给自己走出一条光明的道路。

    自从远离大河上游地区之后,刑天对轩辕,云川,蚩尤三人的仇恨一直在减少,变淡。

    只有远离了大河上游地区,刑天才终于懂得了什么是——人境。

    所谓人境,就是指能让人好好活下去的地方。

    而这些地方需要常年累月的经营,最终才能把蛮荒变成人境。

    在人境中,即便是当一个普通人,也好过在蛮荒中称王称霸。刑天很想在人境中称王称霸,至于在蛮荒,就算当上了王,属于一个人带着一群野兽,意义不大。

    越往上走,溪水越来越小,这是一定的,这道溪水应该是岩石层中的水滴汇聚成的一个小溪,走到尽头,面前就是一面高大的崖璧。

    光明是从崖璧顶上漏过来的,因为不是很大的光明,崖璧就显得漆黑如墨,百十条树藤从崖璧上垂下来,刑天就拉着藤条攀援而上,最终来到了山崖之上。

    此时,太阳刚刚从云海中跳出来,金灿灿的,将阳光洒遍大地。

    刑天张开双臂,大声嘶吼着要拥抱太阳,可是,不论他将双臂张开的有多大,太阳依旧坚定地从他怀抱的方向冉冉升起。

    刑天很伤心。

    他觉得自己努力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秋日的太阳真正升起来之后,也就到了万山红遍的时刻,在刑天看来,那些红色的树叶,其实都是他的血染红的。

    想到这里,刑天就嚎啕大哭起来,引得周围的猴子们也大声叫唤起来,猴子叫唤起来了,蛮荒里的百兽也就不那么安稳,也跟着一起躁动起来。

    蛮荒的世界里,只有刑天一个智人在哭,至于别的声响,都不过是为了配合刑天的哭泣罢了。

    哭泣是一件很耗费体力的事情,刑天哭泣了快一个小时之后,他就停止了哭泣,挥动自己的战斧冲着西方大河上游部落所在地怒吼道:“轩辕,蚩尤,云川,我要杀了你们!”

    说完就丢出了斧头,砸死了一只猴子,用斧头削开猴子的脑壳,就大力的吸允起猴脑来,刚才那一通哭泣,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

    再加上奔逃了一天一夜,刑天在吃过温热的猴脑,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他先是找了一个不大的洞窟,然后守在洞窟边上等待洞窟主人回归。

    下午的时候,主人回来了,是一头带着两个崽子的母熊。

    母熊看起来有些老,还瞎了一只眼睛,身后还跟着两只小熊,小熊到了秋天还没有补足肥膘,看起来瘦瘦的,应该不可能活过已经到来的冬天。

    刑天挥舞着战斧从小山崖上跳下来,战斧准确的劈在母熊完好的那一只眼睛上,就听母熊嚎叫一声,人立而起,两只壮硕的熊掌在四处乱挥,熊掌每挥动一下,脸上那道凄惨的伤口就喷涌出大量的血。

    刑天收起战斧,将身体靠在崖璧上,冷冷的看着这头垂死的母熊作最后的挣扎,两只小熊紧紧地跟在母亲身后不断地嚎叫着,可惜,此时的母熊已经彻底的陷入了狂暴中,熊掌触碰到一只小熊,小熊立刻就被熊爪上的尖刺给勾住了,母熊抓住小熊用力的一扯,这头小熊竟然被活生生的撕扯成了两半。

    母熊将一半小熊塞进嘴里撕扯,片刻功夫,一头憨憨的小熊就成了一堆碎肉,另一只小熊掉头就跑,被绕路过来的刑天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