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3章 绝对时空(求订阅月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劫难死了。

    天地却是依存。

    这天,并未溃散,此刻,一股大道波动,蔓延而下,整个虚空,彷佛浮现出一人……或者一狗。

    黑豹,有些茫然。

    这是哪?

    怎么感觉,自己汲取了劫难之力,还多了一点东西,附赠品吗?

    感知四方,彷佛……好像一方天地!

    下一刻,看到了李皓。

    有些欣喜。

    只是,又有些忐忑,还没破混沌本源呢。

    汲取了劫难之力,它正准备去对付混沌本源,结果忽然感受到了体内彷佛多了一方空间,所以来探查看看,现在看到李皓,显得有些紧张。

    活还没干完呢!

    我可不是故意偷懒。

    它转身就要跑,继续去混沌大道,对付混沌本源,李皓瞬间浮现,笑了:“跑什么?”

    “汪汪!”

    黑豹叫唤一声,哪怕这只是它的灵,并非它本体,它也保持着只叫不说的习惯。

    “别着急,不急一时。”

    李皓拦下了要走的黑豹,看着眼前的世界,一枚神文,浮现在李皓面前,正是之前连接劫难之力的“劫”字神文。

    李皓看了一眼黑豹,片刻后道:“我要炼化这一方天地,填充我大道之力,完善我身躯之力,我意志力足够,不过最好还是虚实相间……”

    黑豹倒是没意见,它也不在乎。

    而李皓,沉默一会,还是继续道:“但是,我炼化这世界,却是不掌其灵,你来执掌!将你核心之源,置于其中,暂且隐藏!”

    黑豹不懂李皓的心思,但是也没问,点了点狗头。

    它不懂,但是没关系,李皓懂就行了。

    李皓摸了摸有些虚幻的黑豹,这是黑豹的灵性而已,很快,又道:“回去吧,继续做事,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会通知你,你咬一口就行,其他的交给我……”

    “汪!”

    黑豹也没多说,迅速灵性回归,但是也没彻底回归,一部分核心灵性,留了下来,融入“劫”字神文之中,它不知道李皓要干嘛,但是不妨碍它听话去做。

    等黑豹一走,李皓面前,江湖之道,迅速溃散。

    无数绝望之力,再次回归,瞬间化为一柄长剑。

    看向四周,考虑一二,很快,无数神文浮现,其中,劫字神文,也浮现其中,眨眼间,长剑将神文吞噬,劫难之力溢散。

    四周,天地震荡了一下。

    没多久,整个天地,彷佛被李皓炼化,无数大道之力,全部涌入他体内。

    原本李皓的血肉,几乎被二猫他们抽取走了,制造假身。

    他是汇聚了万界之源,重铸了肉身。

    只是,光有意志之力,却是缺乏大道之力,此刻,这些神文,融入了每一个细胞,大道之力,开始融入体内。

    劫难的大道,劫难之力为主,但是也有其他大道之力。

    大量强者死后,这些大道之力,几乎都融入了这边。

    这时候,李皓不断汲取,他本就汲取了天地之间的绝望之力,而劫难之力,对混沌而言,也是一种混乱动荡之力。

    可以说,混沌中的阴暗面力量,此刻都被李皓汇聚了。

    大量大道之力,融入体内,不断被李皓炼化,体外,白色长衫,此刻都开始黑化。

    整个人,彷佛都在走向阴暗面。

    李皓抬头看天,天方并未出现,也没阻拦,他不可能不知道劫难死了,但是,天方依旧在等待。

    等待他,汲取劫难留下的劫难之力。

    真是个自信的人!

    又或者……不单纯只是自信,天方,要的便是这样的结果。

    他等待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大量大道之力,疯狂翻滚。

    身旁的长剑,疯狂震荡。

    此乃黑鳞之剑!

    长剑颤动了一会,直到李皓探手抓住了长剑,这才停止了颤抖,此刻,李皓体内,无数大道之力弥漫,一股黑暗气息,不断溢散而出,又被长剑吞噬一空。

    黑暗,只是环绕着李皓一人。

    整个天地,伴随着长剑震荡,忽然开始收缩,片刻后,这一方刚开辟的新天,彻底融入了长剑,长剑颤动,愈发强悍起来。

    ……

    虚空动荡。

    李皓迈步走了出来。

    人王几人,都微微松了口气。

    春秋也松了口气。

    只是有些意外,劫难……居然真死了,而且很快,没多久,就被李皓斩杀了。

    这家伙,真是出人预料。

    一直没开口的天方,此刻也笑了笑,“不错!”

    看向李皓,微微点头:“很不错!”

    他好像很满意。

    满意此刻的李皓,满意现在的状态。

    整个混沌,此刻,无数绝望之力,还在朝着李皓蔓延而去,那无数灾难之力,也朝着他蔓延,而黑暗之力,则是被人王还有李皓几人一起吞噬。

    混沌的天,彷佛真正的亮堂了起来。

    那昏暗无边,那轻易吞噬强者的混沌,此刻,彷佛成了光亮的虚空,不再具备强悍的吞噬之力。

    一些隐藏的世界,此刻都浮现了出来。

    宛如一颗颗星辰。

    点亮了整个混沌!

    原本暗澹的世界,此刻,四周也溢散出澹澹的光辉之力,愈发耀眼。

    天方朝着四面八方看去,看着那无数黑暗之力,还在朝着几人蔓延,感慨一声:“从出生开始,从未见过如此光明的混沌!”

    “黑暗,昏暗,混乱,其实让人不舒服,压抑……唯有光明,才能让人敞开心怀。”

    “可惜,混沌的天,始终那么暗澹。”

    天方彷佛在回忆什么。

    回忆多年前的混沌,回忆那无数年的混乱动荡。

    再次唏嘘:“直到那一日,有人从未来,踏寻时光而来,和我说,黑暗终将逝去,光明必将笼罩混沌……我以为,他说的只是玩笑,可他那么认真……我便信了。”

    李皓笑了笑:“然后……你就这么轻易地相信,去做了?”

    天方也露出笑容:“很难的!你要明白,那个时候,二十多位接近三十位九阶帝尊存在,我虽然强大,可也不是无敌,这是其一,其二……当年大家都处于巅峰时期,可不是今日你们杀死的这些弱者,也就劫难,最后恢复了一些巅峰。”

    “那个时候,想做什么,很难的……何况,我更知道,动荡的根源,其实不在于他们!”

    他摇了摇头:“根源,其实不是他们,李皓,你知道,根源在哪吗?”

    李皓摇头:“不知道,有人就有动荡,就有江湖,我并不觉得,所谓的黑暗之力,被全部抽取,强者全部陨落,这个混沌就太平了。一味的只追求太平……其实也是不靠谱的!”

    李皓又道:“有人就有争纷,除非,你学混天,若是如此……那我就太失望了!”

    李皓也是感慨一声:“如果,你天方追求的,只是混沌那样的大一统,建立一个无欲无求的世界,也许不会有战争了,可是……只有你这一代!你死了,会更惨不忍睹!”

    如果天方只是想当一个更强的混天,对李皓而言,反而没那么值得去畏惧。

    “不不不,我不是混天!”

    天方摇头,依旧那样的澹然,自信,看向李皓,笑道:“你说的不错,有人,就有纷争,有灵,就有纷争!我讨厌的,其实也不是纷争,混乱,我只是简单的,讨厌破坏美景的人。”

    天方此刻,看向李皓,笑道:“我要做的,其实未必就和你们有冲突,你明白吗?你杀死他们,我也并未阻拦,苏宇觉得,我是为了汲取黑暗,那便错了。”

    他摇了摇头,又看向李皓,“从始至终,我对这一切,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你们眼中的我,也许只是为了称霸天下,称霸混沌……所做一切,都只是为了杀死对手,那都是错误的想法。”

    李皓微微扬眉。

    人王嗤之以鼻。

    苏宇皱眉,也没吭声。

    天方到底想做什么,哪怕到了此刻,大家也不是太过清晰,判断过很多,可天方也并未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桉。

    “我和战,曾经聊过很久!”

    天方继续道:“我和他,相见恨晚,只可惜……他好像只是理想主义者,并非实践派,他觉得,做下去,会死很多人,死太多太多的人,所以,他其实不想真正和我见面,他觉得,见了我,可能会被我感化……”

    天方笑了,今日,该铺垫的,都铺垫了。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

    他也不介意,去说说这些。

    “任何事情,其实都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成全一部人,当然,前提是,你成全的是大部分人,牺牲的是小部分人!比如这一次,便牺牲了劫难他们,他们肯定不愿意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死,以防他们干扰我们的计划。”

    天方感慨无比,“混沌很大,但是也很小,我不知道,混沌是天然形成的,还是被人开辟出来的,就如这些世界,就如这些天地……人为的,还是自然的,这些其实不重要!”

    “李皓,你知道,我为何一直在等,等待你们,抽取所有黑暗混乱吗?”

    李皓看着他,摇头:“不明白,我以为你要光暗合一,虚实合一,看样子,你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因为,道的对立,会让天地更稳固……”

    天方解释道:“两极之道,是对立之道,但是也是稳固天地之道!其实,光暗也好,阴阳也好,生死也罢,都是缺一不可!没有单纯的光明,单纯的黑暗,若是只有一样,那这个混沌,迟早会崩碎的!”

    李皓点头。

    这倒也是。

    显然,天方很明白这个道理,甚至比他们更清楚,那他追求的,就不是消灭黑暗。

    天方继续道:“战修的是时光,我修的是空间,时空,你觉得是两极之道,还是不相干的两条大道?”

    时空对立吗?

    时间和空间,有必然的对立性吗?

    李皓也一直在修炼时光,此刻,沉默一会,开口道:“我觉得,应该不算,时间是时间,空间是空间……”

    “不不不!”

    天方却是摇头:“你说的是绝对空间,绝对时间,两者不相关,而在我看来,两者……其实息息相关!此外,时间也好,空间也是,其实都是绝对存在的,而非感官上的变化……”

    此刻的他,好像才是真正的他。

    此刻的他……甚至让人不自觉地去想到一人,战。

    天方之前,和战其实没什么太多的共同之处,可这一刻,他彷佛变的有些狂热起来,那种感觉……尽管李皓不曾见过战,可从这些话语中,却是不由想到了战。

    “混沌,其实一直都在膨胀,在扩张,这一点,李皓你知道吗?”

    他看向李皓:“这就证明,空间,是在扩张的,是真实存在的,并非感官上的一些变化,我修空间之道,我是可以清晰感知的!”

    李皓微微扬眉,并未吭声。

    “至于时间,也是真实存在的……”

    天方又道:“所以,在我眼中,这两者,是真实存在的道,而非虚幻的道!”

    “这和你想象的,意志上的虚道,是不一样的!”

    李皓心中微动。

    这些,只是自己的一些想法而已,在他看来,若是天地大道,分虚实两种,时空都应该属于虚幻之道,唯有真实存在,看得见摸得着的,才是实道。

    天方的意思是,时空,也是实道。

    当然,这些只是李皓的想法,可天方,居然明白李皓的想法,清楚李皓的心思。

    李皓皱眉:“那天方前辈的意思是……这两者,就算是实道,那便不是对立之道,所以,我还是不明白前辈的意思。”

    天方却是皱眉:“谁说,实道,就一定要和虚道对立?生死在你眼中,都是实道还是虚道?两者对立,就是实道和虚道的区别吗?阴阳呢?光暗呢?李皓,你对时空的了解,太浅薄了,对大道的感悟,虽然不错,可也不能算是无双!”

    李皓被人鄙视了。

    当然,此刻的他,并未反驳,只是点头。

    也许吧!

    他年轻,当然,其实也不年轻,他的欲望之道,在万界经历了无数岁月,他过去曾游走过新武,要说年轻,只是实际上的年纪,可心态上,经验上,他其实一点也不年轻。

    不过,经历的多,不代表就超越了天方。

    此刻,他也在思考天方的话,想着他话中的意思。

    “那前辈……想做什么呢?”

    天方笑了,“算了,你既然不太明白,我便说的简单一点!我其实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以对立的大道,进行碰撞,走到极致,达成一个绝对平衡!”

    “永远不会失衡的那种,我相信,这些对立之道,走到了终点,或者说,走到了一个地步,会出现统一!”

    “也就是说,出现一个永远不变化的状态,绝对平衡,绝对公正,绝对静止的一个状态!”

    他彷佛有些兴奋,“比如时空碰撞到了极致,会出现一个绝对空间,绝对时间状态!在这,空间无限大,无需扩张,你走过的地方,都是空间!而在这,时间无垠,不死不灭,每个人都能长生不死……到了这时候,争锋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社会会发展,文明会发展,他们会去不断探索,探索空间的尽头……其实这个尽头,并不存在!”

    “他们会去探索时间的尽头,而这个尽头,也不存在!”

    “黑暗也好,光明也罢,在这,其实都没太大意义!”

    天方笑道:“所谓争锋,争霸,争的都只是寿元,只是地盘,只是地方大小,可若是这个地方无垠呢?时光无垠呢?李皓,这样的混沌,你觉得,会出现你所谓的江湖吗?”

    一群人,全部像看疯子一样看天方。

    人人都说,李皓是疯子,人王很疯狂,宇皇神经病……

    可这一刻,他们看天方的眼神,其实和别人看他们的眼神一样!

    是的,一样的眼神。

    这就是一个神经病!

    绝对的空间,绝对的时间……

    李皓微微凝眉,陷入了沉思。

    会存在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